当代心脏病学之父陈灏珠院士逝世

今天凌晨3点09分,中国工程院院士、“当代心脏病学之父”陈灏珠院士逝世,享年96岁。
陈灏珠,1924年生,中国心血管病有创性检查和治疗的奠基人之一。在2010年荣获“上海市科技功臣奖”时,他说过一句掷地有声的话:“人,是一定要有精神的。”
陈灏珠最近一次获奖,是2020年10月16日荣膺上海市首届“医德之光”奖项,当时他并未出席领奖。作为上海卫生健康行业职业道德的崇高荣誉奖,“医德之光”“医德楷模”奖项对于医务工作者而言,不仅意味着肯定与褒奖,还意味着更多的责任和担当。
当代心脏病学之父陈灏珠院士逝世-
文汇报2019.11.14第8版曾刊登《专“心”致志,一辈子研究一颗“心”》,纪念陈灏珠从医执教70年。以下为全文:
“我这一辈子都在研究一颗‘心’。”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灏珠曾这样说。2019年11月14日,陈灏珠从医执教70年主题活动在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举行。他1949年起在中山医院工作,不久前以95岁高龄从临床一线光荣退休。陈灏珠70年医学人生由“心”而起,直抵人心。
95岁高龄仍坚守临床一线
陈灏珠是中国“当代心脏病学”主要奠基人之一,更是复旦上医的一面旗帜。
复旦大学党委副书记、上海医学院党委书记袁正宏回顾陈灏珠一生众多“高光时刻”:从第一个在国内提出“心肌梗死”医学名词,到完成国内首例选择性冠状动脉造影手术、首例埋藏式永久性心脏起搏器安置手术,再到在世界范围内首次使用超大剂量异丙肾上腺素治疗奎尼丁晕厥并取得成功,如今95岁高龄的陈灏珠前不久仍坚守在临床一线,坚持查房、教学、指导临床工作。
陈灏珠不止专心医学,也用心参政,曾当选农工民主党中央副主席、上海市委主任委员,全国政协常委、上海市政协副主席等职务。他说:“医生治愈的是一个个患者的身心疾病,而政治家的目标是治愈社会生活中存在的顽疾,都是为了人民生活得更好,两者可谓是殊途同归。”
当代心脏病学之父陈灏珠院士逝世-
图为陈灏珠从医执教70年特展在复旦上医展出
勉励后学推动中国医学自主发展
70年从医生涯里,陈灏珠以精深渊博的知识,引导一代代青年学子步入救死扶伤的神圣殿堂,不断为我国医学健康事业发展作出贡献。
据统计,陈灏珠悉心培养了博士后3位、博士研究生52位、硕士研究生24位。
当代心脏病学之父陈灏珠院士逝世-
言初心、传道业,陈灏珠新版传记《拓医学路 逐中国梦——陈灏珠传》同日首发。令人动容的是,今年9月,就在书稿即将付印前夕,陈灏珠获颁“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在拍摄视频间歇,女儿陈芸恰好用相机捕捉到父亲轻轻拿起纪念章深情一吻的一瞬。“这一吻的背后是他对国家、对人民、对事业的无限热爱,更是他这一生追寻并实现个人梦和中国梦的最佳封缄。”这部传记的编者在引言里写下了这段话。
“我深深地热爱着医学事业,作为一名人民医生,我很骄傲;我无悔自己的从医选择,也很荣幸亲历新中国成立70年的医学发展与进步。”活动现场,陈灏珠与师生分享了他“勤学获新知,深思萌创意,实干出成果”的座右铭,并寄语师生三句话:要保持勤奋刻苦的学习,不断获取新的知识,紧跟医学发展的步伐;要在学的基础上进一步思考和创新,举一反三,推动中国医学独立自主发展;最后要在无数次的练习和做好预案之后勇敢地去实践、去尝试。
始终牵挂“老少边穷”地区
值得一提的是,在陈灏珠70年医教研生涯里,他还多次“下基层”,到贵州威宁从事基层医疗服务,去云南参加过抗震救灾。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位参政“良医”从政协等岗位退休后,依然牵挂提案里那些“老、少、边、穷”地区,种种经历让他始终心系贫困地区的医学人才培养和医疗建设,也促成了复旦大学陈灏珠院士医学发展基金的诞生。
“生命之花”项目——“心·肝宝贝”公益救助计划就由陈灏珠院士医学发展基金发起,该项目奔赴云南贫困地区援助先天性心脏病儿童和肝病患者,开启创新医疗精准扶贫模式。
复旦大学陈灏珠院士医学发展基金主任陈芸说,该基金资助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贫困学生完成学业,将在复旦上医永久保留,是为初心;基金对外服务国家精准医疗扶贫战略,承担复旦上医人对国家与社会的职责,是为使命。

转载来源:https://new.qq.com/omn/20201030/20201030A04EDO00.html(来源:文汇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 ʚ团子ɞ

    昵称

  • 取消

    请填写用户信息: